首  页 > 出访归来 > 正文

在美国享受“帝王餐”

2018-03-19

朱景琪

二月十五日是狗年除夕。在网上看到川流不息的回家的车流,肩背大包小包返乡的人群,收到微信发来的亲朋好友团聚在一起,亲亲热热、高高兴兴地吃年夜饭的照片,一种思乡之情油然而生。在四周没有节日气氛的、清冷的俄克拉荷马市的一个小区里如何度过这个除夕之夜?我心中顿生一种孤寂和凄苦的感觉。

我是养生、保健专家们所倡导的“早饭吃得像皇帝,午饭吃得像平民,晚饭吃得像乞丐”的努力实践者,正在琢磨今夜的晚饭是不是还是吃我通常的杂粮粥+咸菜、豆腐乳——我把它称之为“叫花子套餐”的时候,儿子微信我说,年夜饭到“FEAST”中餐馆吃自助餐去,他还邀上了一些华人教会的朋友也一同前往。这倒是个不错的主意。也许这多少可以改变我这个异客的冷漠孤独的心情吧?虽然这有悖于专家们“晚饭要吃得早,吃得少,吃得素”的忠告,但是一年只吃这一次应当是无妨的吧?

在去饭店的路上我想,既然还有教会的朋友,那样会有不少华侨华人,大家在异国他乡一起吃顿年夜饭,相互抱拳祝贺,“恭喜发财”之声会不绝于耳,定会热闹非凡! 可是进到店里却使我大失所望:满目尽是西人的面孔(看来中餐也被许多外国人接受了),而本国同胞却寥寥只有我们几个人。这让我的好心情一下子又落到了谷底。

我以前在这家餐馆用过餐,它给我的印象不错,其菜品种类之多,之精,应当在本市是数一数二的。中国古代皇上的一餐饭,也就是百十来种菜肴吧,这里虽然没有山珍海味,但是菜品够丰盛的了:热菜就有长长的两大排,加上冷盘汤类,水果糕点,甜品饮料,各类主食(除中餐主食外,另有越南面和日本寿司等),当有数百种之巨,绝不少于古代帝王餐的数目。我想若皇上来此享用,也会惊讶感叹的吧。

没有琼浆玉液,我们都用白水代之。我给自己套餐了一下:西红柿汤(谁知这呈红色的西红柿汤味道极咸且酸),以及鸡鸭鱼(我不敢恭维俄克拉荷马的鱼:超市里很难看到有活鱼销售,我怀疑这里的鱼的生命是早已终结了的)肉诸种佳肴,再加上我喜欢的蘑菇和小青菜等,最后以我钟爱的碧根果冰淇淋和奶油蛋糕结束。有教会朋友让我品尝了开心果冰淇淋,还真别有风味。

虽然偌大的餐厅里只有我们这六个来自大陆和台湾的黄皮肤人,大家吃得倒很尽兴,也高谈阔论了一番:从前一天发生的佛罗里达一所中学枪击案,到正在韩国平昌举办的冬奥会;从教育子女到婚姻恋爱; 从韩国烤牛排到当前时局。等几位教友在做饭后祷告时,店内食客已寥若晨星了。

这顿美式帝王餐价格不算贵,每人12.99美元,加上百分之十五的小费,约合人民币100元。菜吃上去可口,不知是因为我的饥饿,还是厨师高超的厨艺所致,吃起来并不觉得咸,但其后续效应是我半夜感觉口里很咸,三次起床,喝完了满满一瓶德克萨斯产的500毫升矿泉水才感到舒服一些。

不管怎么说,我在异国他乡和同胞一起度过了除夕夜,吃了一顿不寻常的年夜饭。(2018年2月18日,于俄克拉何马)

俄市街景

俄市一景